《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来源TGBUS原创作者Deky2018-11-09

这个项目从诞生起便是一场狂欢...

一部能撑起一天嘉年华活动的众筹游戏

2018年10月10日,是一个略带疲倦的星期三,下半年最长的假期刚刚和众人挥手告别。

而对于世界上最大的众筹游戏《星际公民》项目来说,一年一度的Citizen Con活动才刚刚进入倒计时。这也是各大玩家社区每年最忙碌的几个时期之一,《星际公民》中为数不多的国人玩家G,正是其中的一员,而他,同时也是同类游戏《无人深空》的社区管理员。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星际公民》这个项目在有些人的心目中早已“臭名昭著”,毕竟它就像一颗完全不按照计算轨道运行的近地小行星,开发进度飘忽不定,但永远能在太空中划过一道致命的弧线,让人心生敬畏或恐惧。在每年全球众筹游戏募集到的资金中,总有很大一部分都投入了这个巨无霸般存在的项目,伴随着它的体量越来越大,这个项目最终会如何收场成为了游戏预言家们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

所以,当2018年Citizen Con活动开始前,社区里又充满了粉丝们的“反串黑”——“让我们来看看萝卜(制作人罗伯茨在国内的外号)今天又画了什么饼。”“这还用看么,开始入轨,日常跳票,年年画饼,月月卖船。”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这都是常态了,毕竟这游戏看热闹的人多,实际入坑的玩家并不多,许多时候他们喜欢靠这样的行为自嗨。” G面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跳票是真跳票,卖船也是以众筹阶段捐赠的形式,但玩家购买《星际公民》本体的价格其实没怎么变动,现在《42中队》和《星际公民》两个部分加在一起65美元,比此前两部分合集定价多了5美元,也是一个正常3A游戏的价格,实际运营的时候,是可以用游戏币购买船的,所以没有信仰的玩家没必要现在买船。”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每年的Citizen Con也是《星际公民》对外宣传的窗口,在2017年的嘉年华上,官方放出了惊艳全场的无缝城市星球实机演示,这段从ArcCorp星上的第十八号起降区飞往别的星球城市地区的演示,也可以说是《星际公民》近年来完成度最高的整体演示了,从地面的城市到太空中的跃迁,全程无缝的实机演示折服了大部分的观众——当然,这些都没有实装到游戏中,根据制作人罗伯茨的日程安排,这些内容都将于2018年内安装。

对于官方排出的日程表,G显得“看透”了,他认为官方真的能按照日程表来更新并不现实。

即便是在活动的尾声,官方放出了单人战役部分的《42中队》的新预告片,依然逃不过一阵吐槽:“啊,你看这个萝卜(罗伯茨),虽然看起来今年不画飞饼了,脚踏实地了,但这游戏就是垃圾!”

2018年的Citizen Con,便是在国人玩家如此的吐槽中开场与结束的。

《星际公民》中的中国玩家

在官方提供的交流平台Spectrum上,有一个中文频道。

这个频道即便是在Citizen Con期间,人数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号人,和几个主要频道火热朝天的场面相比,中文频道算是非常冷清的,刨去国内玩家更习惯使用国内聊天软件等现实因素,一直推动《星际公民》前进的主力,始终来自欧美。

但《星际公民》的中国玩家并不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在上一次添加游戏语言的投票中,中文名列第二,据G保守估计,《星际公民》的全球中文玩家可能会在十五万左右。

目前《星际公民》游戏内任务主要分为四类——地面FPS任务、空战、搬运、特殊,由于制作组把大部分的主线剧情都放进了《42中队》中,风格近似于《星战前夜》的《星际公民》则被设计成了一块由玩家创造历史的大沙盘。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有自由沙盘的地方,自然就有各种玩家组织,中国玩家也不例外。他们在这片尚未完工的星域中也组建了许多组织,譬如猫鼬星舰、席拉克、桑德王国等。这些组织中的有一些飞行官和陆战队成员也跻身进入了世界排名——这源于《星际公民》中的几个附属模式,分别主打空战狗斗(Arena Commander)、飞船竞速(Space Racing)和地面FPS对抗(Star Marine)的游戏模式。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当然,这些每月都会写进开发报告的模式也很少为外人所知。“其实这些游戏模式都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可能在外人看来这些模式也都是不重要的,所以很少有人提及。”G介绍道:“许多国内玩家组织在这方面做的还是不错的。”

剩下的玩家,更多还是在研究哪艘飞船的功能性更强,新船是不是值得入手,效率如何,是不是要升级自己的设备,以及拿着新设备采矿和跑商。对于他们来说,新星球和地区的开放最多能让玩家群体兴奋两个星期,随后又进入了埋头研究飞船的节奏——毕竟,现在可玩的范围只包含了一个星系。而如此高质量的游戏画面,似乎偶尔上来兜兜风,本身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一个开放的星系,四类支线任务,三种不温不火的游戏模式,也是目前所有玩家所体验到的全部内容。

“你觉的弃坑的多么?”

“你要说弃坑,国外闹得凶玩家也很多,甚至去和制作方对簿公堂的都有,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等待那么长的时间。”G承认这种事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冒出不少:“不过重点在于,《星际公民》并不是一个6年完全没有可玩内容的真饼,而是一个大家都可以玩到的,进度拖后的现实项目,所以许多核心玩家一直都很活跃。”

如何去界定一款游戏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这本身就是个难点。两年前的《无人深空》初版,也由于质量没有达到预期而引发了来自英国监管部门的注意,当时《无人深空》PS4版把实体盒上的多人游戏图标用贴纸盖住的做法嫌疑是非常大的,但最终“虚假宣传”的指控并没有成立,其制作人曾亲口承诺的多人模式,也是两年之后的大更新中才姗姗来迟——当然,现在再也不会有人怀疑已经成为励志传奇的《无人深空》是否涉嫌欺诈的事了。

说到底,公众更习惯用最终结果去判断过程的性质,而《星际公民》和《42中队》目前都无法给出一个让各方满意的结果。

《42中队》和《星际公民》,其实是两个侧重点并不相同的部分

众筹能力极强的《星际公民》,每次推出预告片和新演示,都会让更多的玩家向这款游戏的众筹盘中放入更多的筹码,也让这个庞大的项目屡屡登上游戏媒体的头条,但上头条的理由就是那么几条——“这游戏又众筹了多少万美元”,“这游戏的神话什么时候破灭”。

“实际上,《星际公民》真的已经可以玩了。”外界对于《星际公民》的担忧在G看来是正常的,只不过很多人连多人核心的《星际公民》和单人部分的《42中队》的关系都没分清楚。“《星际公民》其实是个网络游戏性质的玩法,现在只要购买了本体就已经可以玩那些已开放的区域,而《42中队》是一款纯单机游戏,二者共用一套世界观,但并不是一款游戏。”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在很多场合下,《42中队》的演示内容也被当成了《星际公民》的一部分,G认为,这其实有“张冠李戴”之嫌:“《42中队》比《星际公民》有希望的多,比如说刚刚公布的‘女武神’,这是一种出现在《42中队》内容中的飞船,而它发布马上就能够实装游戏,拥有者也能很快领到属于自己的船。但很多《星际公民》中的飞船则都是先出概念图,慢慢推进制作。单从技术上来说,单人战役《42中队》使用的许多相关内容都已经很成熟,而《星际公民》网游要想在这个画面条件和空间尺度下实现大量单位同屏,还是非常难的。”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伴随着2018 Citizen Con活动结尾那众多好莱坞大咖加盟的《42中队》预告片的放出,短短一个星期,整个项目又筹得了百万美元——这可能是其他众筹游戏几个月都换不来的成绩,目前看来,无论整个项目的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看到这个“众筹神话”。

“你觉得《42中队》什么时候能推出?”我向G问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其实这个单人游戏一直挺神秘的,官方也很少提及,因为罗伯茨此前也是一名好莱坞电影人,和那些好莱坞演员关系不错,所以邀请了许多名演员来参加。这次预告片质量还可以,根据之前放出的演示效果来看,没准真会按照IMDB写的,在2019年有机会发售,当然,跳票也是这个项目的日常了。”

外热内冷的太空模拟游戏

从2012年10月19日项目开启,到2018年10月,已经过去了整整6年。屡屡登上游戏新闻头条的《星际公民》,现在说是一场华丽的骗局,未免太过草率,毕竟玩家确实玩到了大部分制作组许诺的机制内容,从星球的无缝登陆到第三第一人称的射击视角,各种诸如开门关门的动作细节丰富到琐碎,但在游戏性上离预期还差的很远,真的很难令人相信制作组能在这个世代结束前完成这一切。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这六年前,同属于众筹太空题材游戏的后来者——《精英:危险》通过更加讨巧和务实的办法,选择先上线后期卖季票的形式在不断向游戏内填充内容。《无人深空》也在口碑上完成了一次一百八十度大漂移,制作人从人人喊打的游戏诈骗贩子,如今已经变成了励志故事主角。

但太空题材,还是那个太空题材。看似都有不小的话题性,实际上同类新作寥寥无几,仔细琢磨一下,近期可能也只有12月会发售的《X4:基奠》了。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无论是《精英:危险》、《无人深空》,还是《星际公民》都无法控制住游戏框架太大带来的空洞感,说到底,游戏内容跟不上游戏的空间尺度。而那些同题材的成功者们,要么专注于世界观与的塑造,要么执着于经济与建设发展,要么侧重于太空战斗本身,很难有左右兼顾的集大成作品。

宇宙是如此的广阔,而游戏只能侧重于一处进行描绘,要想事无巨细的去呈现宇宙,这两者之间本身就有着许多很难去契合的分歧。这可能也是追求“高大全”的《星际公民》制作进度如此缓慢的原因。

《星际公民》,还有支持它的国内玩家们

时间不等人,尤其是在这个创新比什么都重要的游戏行业,同一款游戏早一年上市可能就能抢得先机,而后来者只有喝汤的机会。

2013年9月,也几乎就是《星际公民》开始众筹一年后,代表着PS3世代的集大成游戏——《GTAV》横空出世。而如今,坊间已经开始讨论可能不存在的“PS5”,游戏行业又将迎来了新的历史时期。

《星际公民》以及《42中队》在正式发售的时候,能否在这漫长开发时间中做到一直与时俱进,让游戏画面效果一直保持接近天花板水平呢?

最重要的是,《星际公民》能否突破同类游戏游戏性乏力的设计壁垒,靠着时间积累做出一片有活力有生气的星域呢?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制作人罗伯茨自己能回答。(完)

(应被采访者要求,姓名均为化名,图片来自受访者和官方网站提供)

回到顶部
北京多盈计划app下载